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
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
      我知道了

当年深圳冬瓜岭的日子,月饼当饭吃

已有 4698 次阅读  2021-09-21 20:36
当年深圳冬瓜岭的日子,月饼当饭吃


西士瓦平2021-09-21 17:26

想当年深圳冬瓜岭的日子,月饼当饭吃。

月饼的事,提到日程上来,改革开放,开始收拉网小调四重曲,三十年河东转河西,月饼的事,仍然像是那l么一回事,月饼,麻饼,烧饼,馕,凡是圆的可以吃的,卯足了劲往月饼上靠,把月亮拿出来说事,千里共婵娟,怀古幽思,从无产阶级到资产阶级,吃月饼的事,已不再是事,月饼吃不吃,无关紧要,时代变了,四分五裂,仍然想个当然,图个美美圆圆。

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汗仇,在刚到深圳打工的时候,那一年中秋节,资本家发了半个月饼,每一到中秋,便想到资本家的剥削阶级的罪恶行径,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,资本家发半个月饼的事耿耿于怀了一辈子,哈哈的,阿弥陀佛的铭心刻骨至今。

又值中秋,想到了当年 在深圳的日子,住在冬瓜岭的时候,每天的生活标准,拿月饼当饭吃,每天早上喝着稀饭吃着月饼,前后几个月时间,天天如此,从那时候起,开始害怕了月饼,以至后来见了月饼浑身发抖,吃腻了,吃彻底投降了,吃的最后几乎断绝了关系。那时候无产阶级吃月饼是不用花钱的,月饼来源,通过不同的手段,获取资本家的剩余价值。用月饼补养身体,那时候明白了一个道理,甜的东西,只能偶而吃吃,尝个口味新鲜,作个一日三餐以外的闲情逸情假装,选择了八月十五的日子,生活的小资产阶级的一种情趣。

在冬瓜岭的时候,喝的全是啤酒屋独家精酿制的百分之百上上等的啤酒,深圳体育场那一块的一个又一个啤酒屋,全他妈姨德国的,喝着啤酒,吃着著名品牌的月饼,当然喝啤酒也是不用花钱的,无产阶级流氓者把资产阶级的生活过的很是奢侈,有上品位,一点没有品质,拿生活不当日子过。

一转眼的功夫,二十多年过去了,当年在深圳无产阶级过着资产阶级的生活,吃的深圳最上等的月饼,喝着最好的啤酒,每年一度的中秋,还叽叽歪歪的念着大公知苏东坡先生,明月几时有,现在想想,苏先生真不是个玩意,鸟本事没有,除了用诗骗吃骗喝骗人之外,豪无一点政绩,自以为大了本事,对皇上指手画脚,,想一想,从宋朝到现在,还有那么多资产阶级为他吹捧,走进洗手间的时候,秋天的一个激凌,甚是有趣得味,才发现冒出一股小资产阶级的酸劲。

中秋节,从资本家发半个月饼,到拿月饼当饭吃,当年在深圳冬瓜岭无产阶级的幸福生活,至而每到中秋,对中秋节吃月饼的老大的不愿意,月饼为什么是甜的?这引起我足够的思考。

当年的深圳的中秋节很是孤寒,只有月饼,再也没有其他,那一年,我从安徽带回了石榴,深圳不知道石榴,深圳的水果店里没有石榴卖。《深圳文化娱乐报》工作人员。每人一个石榴。

尚还记得那一年的中秋,那时候深圳大街上唯一长着大胡子老革命大胡悠的云龙先生带领我,小冯,表弟,王小二到东湖大坝上吃着最便宜的月饼,望着天上发冷月亮,还傻傻的唱着火焰发蓝的歌,那时候的俺,一个心思的向往着资产阶级有钱的生活。以至后来发展到拿最贵的月饼当饭吃。

记的那一年和一局长大人,去广州带河路,在东莞一地段,将三菱吉普开进路边草丛,后门打开将别人送给他的一堆的月饼倒入草丛,那个场景太为深刻,刻进时光,月儿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,,无产阶级,资产阶级,南无平释迦牟尼佛,生命一场。

又值中秋,想起二十年前和女儿在一块过中秋的幸福时光,由于把月饼当饭吃的罪恶被多次提交公诉,至而害怕了月饼,专门买了馕,来到了红树林草坪处,辅了席子,一派资产阶级生活情调,有酒有菜有最大的月饼一一馕。女儿欢喜的不得了,呀呀学语的说是大月饼。

一晃岁月老了,又是吃月饼的日子,写上生命中有别他人的生活,

去年疫情的日子,住表弟处,表弟微信:“求求你把冰箱里那些月饼吃掉。”

又是中秋,年年如此,今天过后,月饼成了剩余,垃圾处理货,月饼的时代刚刚开始,又刚刚结束,,,年年上演年年是。

中秋节,随手写上《想当年深圳冬瓜岭的日子,月饼当饭吃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

涂鸦板